教育部放假前發布“最嚴減負令”!真能讓高中生變輕松?

作者:佚名  時間:2019/1/20 13:49:43  來源:會員轉發  人氣:
  新年伊始,被稱為“史上最嚴減負令”的《中小學生減負措施》(減負三十條)由教育部牽頭印發。其中和高中生學習、考試密切相關的,梳理出來以下幾條,并對高中生能否真正享受到“減負”效果進行了分析。
  嚴控書面作業總量
  小學一二年級不布置書面家庭作業,三至六年級家庭作業不超過60分鐘,初中家庭作業不超過90分鐘,高中也要合理安排作業時間。
  “減負”預測:
  假設同學們每周可以從周六下午休息到周日下午,那么在這一周難得一天的休息時間里,作業時間多少算是合理呢?
  同學們的作業時間會不會減少?可能性估計不大。
  克服片面評價傾向
  地方各級人民政府嚴禁給教育行政部門和學校下達升學指標,或片面以升學率評價教育行政部門和學校;不得將升學情況與考核、績效和獎勵掛鉤。
  “減負”預測:
  高中校長的政績如何評價?高中老師的工作業績如何考核?高考獎還發不發?高三班主任的積極性如何調動?家長對升學率“用腳投票”如何破解?.......上述疑問如果沒有合理的解決方案,單純“嚴禁”將升學情況與考核、績效和獎勵掛鉤,落實率恐怕難以樂觀。
  加強輿論宣傳引導
  嚴禁各類新聞媒體炒作考試成績排名和升學率,不得以任何形式宣傳中高考狀元;多層次多角度宣傳科學教育理念,引導家長和社會轉變觀念,努力破除“搶跑文化”“超前教育”“劇場效應”等功利現象,營造良好育人氛圍。
  “減負”預測:
  新聞媒體好管,家長心魔難除。“別人家的孩子”用禁令是藏不住的。家長能接受自己的孩子平凡,但能給畢業生體面待遇、良好薪酬的用人單位不接受!家長能讓自己變得佛系,但北上廣深的房價不會變得佛系。
  所以,破山中賊易,破心中賊難!新聞媒體不炒作,落實率90%;要讓家長不功利,落實率...%。
  采取等級評價方式
  嚴格依據課程標準和教學基本要求確定考試內容,命題要符合素質教育導向,不出偏怪考題。考試成績實行等級評價,嚴禁以任何形式、方式公布學生考試成績及排名。
  “減負”預測:
  自2017年高考大綱進行重大修訂以來,近3年的考綱基本保持穩定,仍是基于2003年版的課程標準和教材(個別科目除外);而且近2年高考試題的命題素材在實踐性、綜合性方面的確有所突破。隨著新高考的推開,高考內容改革勢必先行,偏題怪題不會有,素質教育導向尤其是德育導向會更加突出,靠簡單刷題提分恐怕難上加難。這點落實率應會很高。
  新高考的學考科目成績,今后將以等級成績呈現。但高中生的考試成績和排名,對學生來說是一種客觀需要,今后可能會嚴格執行只向考生本人公布高考成績的政策,但也會以成績綜合報告的形式讓家長、學校看到。這點的落實率也會較高。
  嚴格依照課標教學
  嚴格執行國家課程方案和課程標準,開足開齊規定課程,努力提高教學質量,促進學生全面發展。不得隨意提高教學難度和加快教學進度,杜絕“非零起點”教學。
  “減負”預測:
  開足開齊規定課程,在高一年級還能勉強保證,但目前大多數省份高二文理分科之后,“另一半”副科能否開足就很難說了。至于體音美課程開不開,到了高三年級完全看主科老師和班主任心情。至少在體育成績沒有像中考一樣進入高考總分之前,這點落實率恐怕不會高。
  加快教學進度,這在高中是基本常態。高二下學期3月份之前講完所有新課似乎是很多地方的普遍做法。不加快進度,怎么有時間在高三一年拼命刷題、搞多輪復習?目前的高考形式和應考方式不改變,這點落實率在高中可能會較低。
  深化考試招生改革
  強化高考育人導向,深化考試內容改革,普通高中學業水平等級性考試和高考命題要以普通高中課程標準和高校人才選拔要求為依據,促進教、學、考相一致。創新試題形式,增加綜合性、開放性、應用性、探究性試題,加強情境設計,杜絕偏題怪題,注重緊密聯系社會生活實際,克服命題結構固化和學生機械刷題的傾向,引導學生提高分析問題、解決問題的能力。
  執行結果預測:
  對教育部考試中心深化考試內容改革、堅持科學命題導向的決心和能力,大家都深信不疑!這點落實率100%。
  減負這件事,其實已經喊了三十多年。據統計,自1985年以來,教育主管部門下達過至少50次“減負令”。如此重錘之下,卻出現了一個尷尬局面:盡管年年都喊“史上最嚴減負令”,但并沒有戳到問題的實處。
  前段時間,杭州上城區教育局局長深夜在微信朋友圈里寫下一段關于“減負”的話,刷爆朋友圈!原話是這樣的:
  今天來考慮減負,關鍵在于人們的價值觀和社會薪酬體系。
  因為價值觀,我們無法認同下一代成為普通的幸福人,必須活得比我好!因為薪酬分配體系,我們無法接受下一代賺得比我少,必須向錢看,向厚賺!
  功利主義背景下,我們無法來談減負。
  人們面對的人生跑道,不是一條平坦大道,卻是不斷出現的階梯跑道。到初中、到高中、到大學……出現的是樓層式的道路;
  杭二中是17層、學軍是16層、杭高是15層……
  到了17層居然出現LOFT,還分普通班、實驗班、精英班;
  精英班還有小閣樓(個別學生已被清華北大預錄取)。
  這種被認為的樓層恰是不能逾越的人生境界!
  于是乎,大家為了做人上人,不做人下人,人中人也難以接受,誰不搶跑誰吃虧的暫時效應、臨時局面成為不可以輸在起跑線上的理由如此充分!我們每一個人深陷其中,誰有膽識誰有氣度讓自己的孩子輸在人生的起跑線上?
  進城務工人員的家庭,能讓自己的孩子進城,只要不被趕出去,就已經很幸福了,因此他們不顯得太焦慮;
  富人們大不了不同你們一般見識,不玩了,出國留學,也沒那么難過,讀不了國內一流大學,咱們去世界一流大學;
  只有中產階層最苦惱最焦慮,好不容易脫離苦海,很不容易脫離貧窮,絕不能讓后代往后退,只能向前進,容不得半點偏差,當年自己的拼搏,也讓自己家的孩子進入沙場,拼命向前,絕不后退!
  如果這段話出自哪位教育圈自媒體人士,或者家長或老師,并不奇怪。但是,由一位基層教育局長說出來,可以說是非常耿直了!
  不論你是否承認,這個世界都是叢林法則的,這個社會是優勝劣汰的,適者生存,喝再多的心靈雞湯,讀再多的小清新文章,都無法改變這一現實。
  那么,在這樣一種大的社會背景下,作為一個個體,你不鍛造錘煉你的硬實力,你在應該努力學習的年齡段,不全力積蓄將來參與社會競爭的資本,你的未來如何?可以想象得到。
  我們必須明白,這個社會是分層的,是有階層的。
  雖然說,只要是自食其力,每一個勞動者都很光榮,都值得尊重;但現實是,身處社會的不同階層,生活品質一定是不一樣的,別人對你的認可和尊重也是不一樣的。對于大多數人來說,你要到更好的階層,就必須有更強的實力。而這個現實,是“減負令”解決不了的。
  “學生減負到底應該減什么?”全國政協委員、西南醫科大學校長何延政認為,“減負”減掉的應該是過于繁重的課外負擔,而不是減少對學習的投入、對能力的培養,更不是簡單粗暴地減少在校學習時間、降低學業水平要求。
  具體到高中生,他們的時間精力都有限,必須選擇機會成本最小的教育路徑。
  而基礎教育是一個金字塔形狀:小學基礎要寬,小學不能完全抓文化成績,可以讓他德智體美全面發展,讓他涉獵廣泛,讓他找到興趣點;到了初中收窄一點,到了高中,這三年就完全把愛好放一邊吧,全力以赴抓高考;等到了大學,他有足夠的時間發展興趣愛好,前提是先考上大學。
  在微博上,有一個網友這樣評論應試教育和素質教育:
  現在搞那些素質評分,只會讓普通人家的孩子越來越吃虧。如果教育也走精英化,那社會的階層就要徹底失去流動性了。自古學生苦,不努力拼搏憑什么就有收獲?用分數說話,個人認為還是當今最公平的選擇人才方式。
  素質教育專家們有這樣一個理念:讓孩子做最好的自己。這句話聽上去很美,但這其實是一個偽命題。
  因為,跑步可以有跑得最快,舉重可以有舉得最重,這些都可以量化,但“最好”不能對比,無法量化,人生不可逆,每一段有每一段的風景,每種活法有每種活法的味道。所以,所謂最好的人生,就是一個偽概念,忽悠小清新而已。
  我們為什么要上學接受教育?答案是五個字:更好的人生。最好不好界定,但是,更好,可以合理判斷。
  譬如,一個農民家孩子,他從縣里某個高中考上醫科大學,讀碩讀博,畢業后在北京、上海,哪怕回縣里當個醫生,他的生活品質,肯定比在老家種地或者外出打工要好。
  當然,如果你說他打工可能有機會創業,成為億萬富翁,你這么說,我不想去反駁,用小概率事件來代替普遍性,沒有意義。
  這里不是說種地或打工就不好,但是,我們不要糊弄自己,這個社會是分層的,每個階層的生活品質是不一樣的。
  教育的功能,就是成就孩子更好的人生,培養更有力量的下一代。
  中國現在進入到一個穩定發展期,整個社會的流動性在減弱,意味著各種上升通道會漸次關閉,階層一旦徹底固化,社會就會變得絕望和頹廢,好在中國有高考,硬碰硬靠分數說話。
  我們的學校如果不下大力氣抓教學質量,這些孩子就可能被耽誤掉。趁著還年輕,埋頭苦學吧,用勤奮努力來彌補在教育資源上的先天不足,彌補家境條件所伴生的各種劣勢。
  其實,家長們也心疼孩子,但他們更擔憂的是,減負,也許并非真的有益于孩子的未來發展。
  日本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減負教訓,非常值得借鑒。當時經濟飛速發展的日本社會,要求給學生減負的呼聲同樣強烈,教育部門當然從善如流。
  怎么減負? 和某些專家說的一樣,少學東西,少上學,少考試。
  “寬松教育”方針下的30年間,日本中央和各地教育主管部門實施了一系列政策,大體包括:降低教學大綱的標準(縮減課本)、減少規定學時和 公立學校去重點化。例如將小學至高中的總課時從5821課時減少至5785課時,《中學指導要領》的冊頁從261頁減少至123頁,公立中小學每周上課5 天(原本6天),學生報考公立中學不能填學校志愿,只能按片區隨機入學等。問題是,這些直接減負的政策手段根本沒有達到減負的效果,還產生了系列副作用。
  首先,由于寬松教育政策只能約束公立教育部門,民眾的升學需求和競爭態勢并沒有變化,因而,私立學校大量崛起。
  原本占據優勢教育資源的公立中學只能提供寬松的托底教育,無法為想要上好學的學生提供更優質的教育,幾乎所有志愿上一流大學的中學生都投入私立中學, 隨之,沒了要讀書的學生,公立中學的優質師資也不斷流失。這樣一來,極大地擾亂教育資源的有序分配,進一步加劇了教育的不公。輔導書推薦統一給回復,《瘋狂600提分筆記》就可以,不用再單獨問我,選福建師范大學發貨的版本才行,希望這些能幫助各位同學更好的學習。
  其次,便是課外補習班迅速蔓延,課外補習費的支出初年攀升,不少家庭因此入不敷出。
  要考上好大學,僅僅上私立學校還不夠,課外補習學校(日本稱“學習塾”“進學塾”)專門為應試做好準備,這幾乎成為日本家庭的一般常識。甚至,許多家長發現,如果在家中不做充分的預習準備,連較好的補習學校都進不去。
  最后,也是最為重要的一點, “寬松教育”政策整體上降低了必修的教育標準,看似學生有了更大的自由選擇學習的空間,其實這個年齡的學生既不充分了解自 己,也不了解社會需求,甚至不夠了解競爭游戲規則。
  自主選擇適合的教育資源既超出了學生的能力,也超出了多數家長的見識水平。除非精通教育和社會規則的高級知識分子家庭,多數家長在為孩子做學業選擇時手足無措,心態焦慮。私營培訓機構的營銷誘惑、家長間的模仿與攀比、恨鐵不成鋼和病急亂投醫等心態都會造成 超量教育、過度補習,結果又加重了一重學業負擔——不僅無效,更可能適得其反。
  “減負”并不等于公辦教育的“后退”、不等于降低中小學生的課程難度、不等于不要學生刻苦學習、不等于減少學生學習時間、不等于不要考試。
  但一味地減負一刀切,很可能會重蹈日本減負的歷史。
  如何能讓負減下去,發展公平而有質量的教育?是懸在所有人心頭的疑問。
  《中國教育報》的一篇文章中指出,今天,我們要再次強調大力“減負”,是因為經過了幾十年的發展,教育的功能從過去的“快出人才”“出好人才”開始逐漸轉向“人人成才”“各盡其才”。
  減負是勢在必行,但是教育資源分配不均衡的前提下,“輸在起跑線上”的焦慮無處不在,在這樣的大背景下,減負減起來,靠的不只是一家之力,一時之言。
  正如教育專家熊丙奇所言,要從根本上減輕學生的課業負擔,把學生和家長從繁重的學業負擔以及擇校焦慮中解放出來,不能簡單依靠推遲上學時間、取消特長生招生、叫停競賽、規范教育培訓機構經營等舉措,而需要改革教育評價體系、推進義務教育均衡發展。
  也正如復旦大學高等教育研究所副教授徐冬青所說,“減負”之難,難于上青天,某種意義上,是各類主體的合力所致。
  跨越“減負陷阱”,必須厘清各類主體的責任,只有政府、市場、家庭、學校、教師承擔了各自的責任,并建立問責機制,才能真正將學業負擔減下來。在這個意義上,政府不但要履行自己的責任,還需要履行對各類辦學機構和教育教學行為履行“規則設計,規范治理,規律引導”的公共責任,才能最終打贏這場事關祖國未來的“減負大決戰”。

文章評論

共有 0位用戶發表了評論 查看完整內容

全民彩票 宝盈彩票 | 乐购彩 | W彩票 | 王牌彩票 | 彩99助手 | 时时彩宝典 |